她一定是醉了。

喝掉半瓶裝的紅酒,
又喝掉一整瓶紅酒,

越聊越開心她動作越大越多,
手一揮,
揮掉面前的紅酒杯砸碎在地上。
他叫她別動,邊動手清理碎玻璃,
溢出的紅酒浸染上她水藍色的船型襪,
她覺得很窘很不好意思,
訥訥地一直道歉。
他為她斟上另一杯酒,小心地把杯子挪遠到她手揮不到的距離之外,客氣地說:
「酒杯本來就是消耗品嘛~」

她一定是睡著了。
開心地吃著開心地聊著,
他說了很棒的道理,
她可能回答著什麼,
但其實是自顧自想著什麼。
好舒服、好放鬆、好溫暖。
她好像感受到了什麼,卻又不能感受到什麼。
她繼續啜著酒,
茫然又徒然地想在這晚流逝的時光中記住些什麼保留些什麼。

一件暖暖的被子蓋了上來,
她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已經陷入睡眠狀態。
像小時候睡著在沙發裡爸爸會幫她蓋小被被釀子,
她軟軟地靠在沙發上不想動不想說不想想。
他輕輕幫她把被子掖到下頜,雙手隔著薄被觸到她的肩膀、她的手臂、她的大腿,
是細心是無意是愛護是好玩的拍拍她,
然後在她額角咂了一小口親親。
她軟軟地靠在沙發上不能動不能說不能想。

她一定是睡著了。
知道他在自己身邊忙著工作,覺得好安心。
感受到許久未曾感受的溫暖,她有一點點想哭。
她張開眼偷偷仰望著他,
啊~他的面容拿模專注拿模疲倦拿模憂傷。
如果她能幫助些什麼做回報該多好。
如果她能分攤煩惱給他休息該多好。
如果她能拂去他一些些憂傷該多好。
可惜,她只能沒用地像裹在被被裡的小動物一樣地睡著,
什麼都不能做……。
她覺得他好遙遠地孤單奮戰著,
她好關心好擔心好傷心
……
……
……

卻在心底明白,這一切她都只能無助地遠遠地看著。

她一定是喝醉了又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火柴 的頭像
小火柴

小火柴天體營

小火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