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雨連綿的冬夜,萬事萬物都沈默地泡在水中。

停好車,落鎖,我快步穿過三條街口。
軍用風衣擋雨有餘,卻無法隔絕連日陰雨帶來的溼氣,水淋淋地直刺骨中。
我來到一棟外觀平凡的三層透天厝門口,按了按門鈴。
這該死的雨已經連下十來天,延遲我收房租的時間,
上週二就該來向何必問太太收租的。

門開了,全身縞素的婦人面無表情地開了門,看到是我,
她不愉快的臉上閃過一絲警覺:「是沈先生啊……這麼晚還來,有事嗎?」
「何必問太太,已經比往常遲一週啦。怎麼,不請我進去坐坐?」我氣定神閒地回答著。

她有點不甘願地請我進門,我在玄關處脫下溼透了的鞋,轉身放在門外。
步入那個裝潢樸實的客廳,就如同貎不驚人的女主人一般,
即使身著富含神秘氣息的寡婦裝也無法勾起男人本性的無味。

 

我清清嗓門:「我來收這個月的房租,二十萬。」
「怎麼?都到這個月了還不能打點折扣嗎?」女人家愛殺價的天性就算在守喪期也是按捺不住的。
「這是我們事前約定好的哦~ 租約半年,每個月二十萬,直接面交現金。現在是最後一個月的租金。」
我大搖大擺往沙發上一靠,點上煙,不管她厭惡的表情。

 

***********************************************************************

 

半年多前,何必問太太進了我的辦公室。

在確認過她的身份與介紹人所言相符,她也說出了介紹人和正確的約定暗語後,
我請她坐在我辦公桌對面的扶手椅中。

 

「那麼,何必問太太是來向我承租那棟『特別的房子』囉?」
我交叉著雙手扣在腦後輕鬆地靠在主管椅中,語意模糊又開門見山地揭露她此行的目的。
『特別的房子』一詞好像一根針似地刺了她一下,但她甩甩頭,吞了口口水,
勇敢地說出她的決定:「沒錯,我要租你的房子來除掉我老公。我再也受不了他了。」

「那妳要知道這棟特別的房子租金可不便宜,一個月要二十萬元,
而且,為了保護我的客戶,我建議每次租約不得少於半年。」我公事公辦地交代著細節。

 

她扁平胸部即使猛吸一口氣還是那麼地平坦無起伏:
「這麼貴?可不可以算便宜一點?而且,為什麼我要租那麼久? 」

我對她做了個稍安勿躁的手勢,並且用最誠懇而嚴肅的口吻說:
「我們談的可是犯法的勾當,代價當然不能少啊~~~
至於為什麼要租半年,那是因為如果妳等妳先生一死就搬走,
一定會引起鄰居與警察的懷疑。妳總不希望他們起疑吧?!」

她有點猶豫:「你真的有把握能辦成嗎?我可不要花那麼大筆錢卻辦不成事。可是我真的受夠他了……不啦不啦不啦。」
這些女人的故事千篇一律:丈夫外遇、想不付贍養費地一腳踢開年華老去的黃臉婆、她們也都已厭煩了這些老朽油膩的男人……。
我邊想著自己的事,邊適時地發出安慰的嘖嘖聲。
等她發洩地差不多了,我適時提問:「那不然我們實地看看房子妳就了解狀況啦。」

 

我帶她到達那棟透天厝,外面看看裏面繞繞地也只花了十多分鐘。
她有點失望地質問我:「這裏一點都不特別啊? 你打算怎麼讓事情進行呢?」
我又給了她一般性的保證後,補充說明:
「妳現在看的是一般狀況下的房子啊,等妳簽好租約,我就會在妳們搬進來前做好準備的。」
等了五秒鐘,我故意有點不耐地催促:「妳可不會現在想反悔了吧。」
她想了一想,說:「沒有! X太太的事就是你處理的,我親耳聽她說的,我對你有信心。」 

然後,我們就在餐桌上簽下為期半年的租約。
接下來我又帶她繞了整棟房子一次,這次我們停留了很久,差不多有一個多鐘頭。
我詳細地交代了她們搬進來住後,她個人必須特別留意的各種細節:
通往地下室樓梯的第三級樓梯板是空的,人一踩就會跌下樓梯摔斷脖子、
千萬別用二樓浴室的電插座,那是漏電的、
頂樓天台的欄杆是鬆的,一靠上去就會倒 、
……。

這棟透天厝,總共將會有十二項特別之處。
我囑咐她不能寫下來,要是不小心讓被害者或其他人看到,那可就……。
她十分用心地記憶著,還向我背誦三遍以確認記牢了重點。

 

***********************************************************************

 

何必問夫婦搬進去的第三個月,意外就發生了。
他從頂樓天台失足墜落,警方調查結果判定是意外事故。

何必問太太成了未亡人,兩千多萬的保險金和遺產入袋為安(我當然查得出來這些事情),
夠她愉快地生活好多年了。

快手快腳地辦好亡夫的喪禮,她依照我所建議的繼續住在房子中,打算等一段時間再搬走。
只是我看她今天神經兮兮的模樣,也知道她最近一定很不好受。
誰願意住在一棟到處都有死亡陷阱的危樓中呢?
何況,她的先生就是在這裏發生意外的。
她把房租交給我的同時,我端詳了她眼下隱約的黑眼圈:「最近睡得差?」
她強打起精神回了半個勉強的微笑:「還好,這個月住滿我就要搬走,到那時就可以真的輕鬆了。」

可以想像她是多麼迫不及待地等到那一天的到來。
我把錢收妥了,後腳才剛跨出門,何必問太太立刻像送瘟神似地把門砰地關上,還落了鎖,
好像我會再進去啟動什麼陷阱似的。
我暗暗地笑了笑,冒雨踱步走回我的停車處。

 

她不知道的是,這樣的房子我有好幾棟,都是租給想要擺脫掉配偶的人們。
而這幾棟房子都有個共同的特徵:   
.
.
.
它們都完全安全,完全沒有問題。
.

沒有會塌的天花板、沒有可以安排瓦斯外洩的漏孔,
這些謊言都是我捏造出來騙人的。

因為我了解,光是他們想要甩掉對方的恨意與決心,
就能逼著他們自己去實現這個希望的。

陰雨的夜,就讓這個黑色的秘密沈默地泡在雨中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火柴 的頭像
小火柴

小火柴天體營

小火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gletland
  • 看了這篇文章
    突然想到一個作家
    張系國的皮牧師正傳 ^^!!!
  • 天吶,我以為我回覆了這則,結果居然沒有。
    一定是我在腦中打完草稿就以為自己回過,
    然後就忘了。

    蛤?我打的草稿?
    呃,我忘了耶~~~

    我比較喜歡張系國的短篇小說,不知為魔他的長篇比較沒辦法抓得住我。
    有點記不得最後"五玉碟"系列到底有沒有寫完?

    小火柴 於 2016/09/05 23: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