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9 Sun 2016 15:02
  • 拜訪

 


是的。我終於來到妳眼前,
跟妳面對面,坐在妳可以刊上居家裝潢雜誌照片似的客廳中了。
我的情敵。

中央空調才有這樣剛剛好的安靜與剛剛好的涼爽。
我這才坐下來不一會兒功夫,一路搭火車、搭捷運又轉公車,
步行在三十五度驕陽下的汗酸懊熱轉眼便被收得服貼,
連我心中些許的不安與盛大的屈辱都被冰鎮到沈默。 
進到這室內來,除了全身被降溫之外,
我的腦也終於跟著冷靜了下來:
原來,安排在妳家的會面是妳精心計劃的一部份。
原來,先聲奪人、不戰而屈人之兵是妳打的算盤。 
我的情敵。

 

起面前描金彩繪細瓷杯有點燙手,
但我仍不想放下室內這件唯一對我放送溫暖的物事。
垂眼細細凝視杯上的工筆花線,細緻的勾繪著一雙相依偎在池中的幸福鴛鴦。 
我很清楚地明白,那是在象徵妳心中美麗的期盼。

美麗的期盼我並不是沒有,暗暗嘆口氣,
但我深知長期在烈日下操作勞動的我連外型都無法保持美麗。
我捧著瓷杯的手有辛勞的繭和粗糙的皮,
不照鏡也記得自己黝黑的臉上有明顯的皺紋和曬斑;
我稍微抬眼就可以直視透明桌面下妳像白鴿般的赤足,連粗皮都沒有半紋的腳跟與
一個叮痕都沒有的勻細足踝,
腳指上橘金色的蔻丹像十個美麗的貝殼乖乖駐足在妳玉色的腳上。 

妳一滴汗沒有的清涼玉肌、挺直的背脊,即使呈坐姿仍沒有半絲贅肉的小腹和
細心盤成髻的長髮裸露出來細長的頸項,顯得整個人是那麼美麗、纖細、精實與青春。
這一切的天差地遠和懸殊比數,在開口之前,完全在妳的計算之中。
我的情敵。

 

妳嘆了一口氣,幽幽的一口氣,像多年前風靡青少女間的愛戀聖經中描寫的中女主角一般清新而斯文的一口氣。
妳開口述說著,輕輕地述說著,像不關己事但字酙句酌舖陳著早已演練不知多少遍的台辭優雅而動人地述說著。
我仔細地安靜地聽著,
那些在妳眼神中所散發的純潔不能抹滅的天真,
那些在妳臉龐中所綻放的明艷不可方物的嬌羞,
那些由妳櫻唇中所吐露的神聖不容侵犯的愛情,
是發生在妳和我的法定配偶之間的,
一般人俗稱「討客兄」或「找小三」的婚外戀情。

 

妳要我成全妳們一發不可收拾的,天地為之動容的戀情。
妳要我體諒妳們經營不易,背負著『全世界不容,我們只有彼此』罪名的戀情。
妳要我犧牲,是因為他已為了我和我們的家長年累月地犧牲、磨損、耗用他曠世的才情與智慧。

 

 

妳發表完了,換我說話了。
我喟然一嘆,蕭索而無奈。
這個丈夫是我挑選的。
跟妳或其他女孩一樣,當他在述說他滿腔的抱負和遠大的計劃時,
我曾經無邪的眼眸閃爍著崇拜的神采。(他是我的王,我可以膜拜他的雙腳。)
跟妳或其他女孩一樣,當他在抱怨抗議咒罵長官顢頇制度不公時,
我曾經激昂的心情跟他一起同仇敵愾。(他是我的師,我願意聽從他的訓示。)
跟妳或其他女孩一樣,當他不得志收入不濟仍抱著哲學苦讀時,
我曾經柔軟的胸懷將他無條件收留供養。(他是我的神,我願意為他付出獻祭。)

但與妳或其他女孩不一樣,我還跟他進了法院宴了客簽了字。

他是我的天,他,就是我的一切。
包容他無數的風流帳,畢竟那是過去;但快把信箱塞爆的帳單是得靠我到處打工賺的錢來支付。
包容他晝夜不分陰晴不定的起居心情;但半夜我還得挺著快累癱的身承受他性慾或言辭的攻擊。
包容他,包容他,包容他。

不能過問,不能要求,不能迴避。
我不是沒唸過書,我不是不能找份體面的工作,我並不願意整個人蓬頭垢面地像個黃臉婆。
但為了他,我的天,要實現他的報負與理想,我願意犧牲;犧牲再多也甘願。
直到第一個『妳』出現前,我都甘之若飴;或著別人說這叫鬼迷 心竅。

 

直到第一個『妳』出現,我才知道我錯得多離譜。
妳讀過許多浪漫言情小說,妳看過許多撒狗血連續劇,妳看過許多蘋果日報人間異語,

妳聽過許多生活現實的悲慘故事。
裡面的女主角都有妳和我的影子,講得也都是我們遲早會說出來的話語,
所以,我想我也不用再重播一次摘要劇情了。

 

每一個『妳』都跟我一樣愛上了一輪水中月,被他的才情、無助與性愛征服而獻上了所有的自我。
每一個『妳』都跟我一樣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榨乾成一堆渣滓後被否定到一文不值丟到一旁為止。
每一個『妳』都跟我一樣是心甘情願奉獻一切,而在他離去時仍苦苦哀求不斷守候著期盼他回頭。

妳們不知道的是,
在經歷過一切後,他總會爬回到我身邊來,跪在我面前,抱著我的腿,跟我求饒哭訴,要我別遺棄他。
我看過好多個『妳』,
所以,妳還有什麼與眾不同的故事要告訴我嗎? 

 

如果沒有,我就坦白地告訴妳我的立場和我的盤算:
我所付出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即使我知道他無以回報。
我要讓他感到愧疚,他越是有罪惡感我越要付出。
我就是要讓他為了他的無以回報而感到痛苦。
惟有這樣,我才能在他願意放過我時從他手中取回自己的生活。

 

因為,跟妳們不同的是,我有那紙婚書在;
我是他的神主牌,
是他有求必應的菩薩,
是他應付苦纏痴女的法寶。

 

所以,他一再地回來,讓我的日子過得像住在一幢鬧鬼的房子中鎮日鬼影幢幢,使我心神不定。 
妳找我來,想來也是因為聽信他的說辭,說我不放人的說辭是吧~
唉~
不如這樣吧!
妳證明給他看妳是多麼富有,讓他死心塌地跟我簽字,好不好? !
妳證明給他看妳的房產存款,讓他毫不留情地踢開我,好不好? !

 

我不要妳開的沒抬頭金額隨便填的支票。
妳只要給我今天我原本預定可以收到打零工的工資和車錢就好。
我明白處於現階段,一般人叫做『戀姦情熱』的階段的妳,
絕對會相信他對妳的愛;也絕對不會相信我對他的批評指責的。
妳願意相信他就像願意相信世界和平終有一日會降臨一樣,
我完全沒有意見。
妳願意成全我嗎? 

 

好了。我也不久留了。
回去的路還遠,我得趕回去煮飯了。
請把妳答應的工資和車錢給我吧。
也希望妳能好好想想我所提過的話。
唉~
我先告辭了。

 

 

好幾年後,我聽說,
他沒跟那個有隻白鴿似玉足的女人在一起,
也沒再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不是玩倦,只是年老,
而那個在他背後支撐著他的女人依舊面目模糊地站在陰影之中。
我都搞不明白這算不算是愛情多樣的面貌之一,
那妳覺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火柴 的頭像
小火柴

小火柴天體營

小火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pigletland
  • 這是豆豉嗎???
  • 啊,是煮好去皮的蘋婆。
    我以拔絲手法料理做出的拔絲蘋婆,
    很好玩的甜點。

    小火柴 於 2016/06/11 19:42 回覆

  • 時間的河
  • 愛、難以啟齒卻又背負著
    千百年的重擔...
    對....開心了.
    錯....會如何呢??
    一齣風景吧~
  • 走過的人才能領會其間的千瘡百孔與曲折迂迴。

    小火柴 於 2016/06/11 19:43 回覆

  • pigletland
  • 蘋婆 <-我知 也吃過
    以前還有看過推攤子出來賣
    現在都沒看見了
    炒栗子賣的倒是不少 ^^!!!
  • 拔絲作法就更少了,
    因為,是我自己想出來要醬做的哈哈。

    小火柴 於 2016/06/14 03:55 回覆

  • pigletland
  • 突然想到
    那麼栗子能做拔絲嗎???

  • 應該可以。
    不過天氣太熱做這道可能糖會很不容易塑型吧我想。

    小火柴 於 2016/06/23 15: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