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醬子的。

他約她見面。
第一次見面喝咖啡是進可攻退可守的安排
有感覺就順勢延長,不好說就以還有其他事為下台階。

嗯感覺不錯,「那不然一起晚餐如何?」
女生也很爽快:「好噢,不過我們AA吧。
愉快的用餐,菜好人好情調好
他們喝了點小酒,他覺得,連荷爾蒙都變好了。

那不然去我家試聽我的音響?
事情順利地像晚餐甜點滑順亮麗的草莓慕斯。
但你是聰明人,知道小火柴不會醬子就把他們送上床去滾床單的,是吧是吧。

 

他們聽了兩樂章交響樂做為轉換環境後的『破冰』,持續的好感有加溫的趨勢。
他進廚房為兩人再加了些紅酒,回到客廳時發現……
她鬆開馬尾任微鬈的長髮披在肩上,斜身一腿收起一腿伸直地靠在長沙發上,
呃,手邊擺著筆記本和一支筆……
他手中的酒杯一晃莫非接下來要談安麗?
還好她慵懶的坐姿和微醺的眼神告訴他事情沒有拿模糟。

 

「妳的眼睛真美~」
她開始動筆,「噢別說太快,我不會速記哦。」
在餐廳裡時,我就沒辦法不盯著妳的雙唇看,實在太誘人了。
她抬頭,以迷惘的眼神迎向他:「誘字右邊下面是是一個『乃』還是『子』啊?」
他跟她說怎麼寫,接著問:「介意我關上燈嗎?」
好噢,可是桌燈留下來,不然我沒辦法記錄。
妳為什麼要記這個啊?
……因為我想把現在這個狀況完整記錄保存下來啊~」

 

他停下來啜了口酒潤溼嗓眼和嘴唇,確定這女的是個瘋子。
不過呢,他盯著眼前的女人,哎,是個足夠撩起他慾火的瘋子,
那還是辦正事要緊。

 

「說來妳不信,我好久沒見過像妳醬讓人動心的女孩子了,」他挪動身子貼近她,
環住她肩膀的手稍稍收緊了些,「我們之間不應該有任何距離的。」
但另一隻手則要繞過礙事的筆記本顯得不順。

噢噢,你是喜歡用說的那型,她振筆疾書:「太好了,繼續繼續……你做得很好。」
妳能不能不要再寫了啊,妳把我都搞昏頭了說~
她停下筆,抬頭瞅著他:「你看起來好熱,要不要把上衣脫了涼快點?」
他站起身來照辦,然後傾身又想去抱她。
等一下等一下,她仔細打量他赤膊的上身。
妳現在又在幹嘛?
噢我想看清楚你身上有沒有痣啊胎記啊什麼的,」她嘴裡叼著筆看起來好性感,「那會顯得更有個性。」

 

寶貝,我們這是在浪費時間吶,拿出最大的耐性再次嚐試,「交給我,我會讓妳恍神到忘記自己是誰…….」
他一把將她正面緊緊抱住,嘴巴往她耳朵粗熱地呼著氣,雙手堅定穩定地溫著她的腰脇,

天殺的,兩人中間還夾著那本該死的筆記本。
她一邊掙扎一邊問:恍是豎心旁一個光對嗎?

 

厚~該死的,」他抓住她肩膀搖:
妳說,妳今晚到底是為什麼跟我回來的?妳到底是怎樣啊妳!!
「啊就我跟書商簽了約今年要交出三部作品嘛。
她冤枉似地懇求著:
「你是第五章,快點回來,我們繼續好不好。」

 

-------------------------------------------------------------------------------------

 

言小作家是個了不起的行業。
以此短篇向他們致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火柴 的頭像
小火柴

小火柴天體營

小火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u r a legend...of short story
  • pigletland
  • 也向妳致敬
    這情境.....
    通常男孩子是不會想到談安麗的 ^^!!!